动画制作中动作的驱动力

首页>动画制作学习

动画制作动画视频制作Flash动画制作二维动画制作动漫制作动漫设计

播放:45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9日

动画制作中动作的驱动力:



在flash动画制作课上,我尝试引导你们的思维放在模特的动作上,而非他们的身体或是服装上的束缚上。通常看来,模特着装少,注意力会直接放在解剖结构上,相反,模特穿得越鑫,对服装的关注就会越多。如果你只能从“次要的”(细节)到“主要的”(动力或动作背后的驱动力)转换思维模式(总是有这样一个阶段),这就会陷入僵局。记住,你在课堂上所做的绘画可以视做动画技巧的完善过程。

我在埃瑞克 劳森的学术讲义里积习难改现了也许对你非常有帮助的东西,请谅解引用的长度,它讲述得太好了,以至于我不能在毫不背其意义的情况下进行编辑。当你读到它时请将你的思维保留在动作设计上。

  

当开始粗略地构思场景时,我们变得关心角色的和设计动作的可信性,并且关注康斯坦丁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在所有身体的动作中”他写道,“都要有心理的思想束缚存在。没有无外在身体表达的内心经验。”换句话说,是什么想法促使我们的角色去表现的每一个动作和情绪,它们是我们想象的图画。

  

当致力于娱乐性的目的时,我们的想象必须毫无局限,也不能有边界,这是创意性努力中最基本的需要。斯坦尼斯夫斯基写道:‘必须精心培养和发展想象力,而且它必须敏锐、丰富和生动。一个演员(动画师)必须学习对任何主题的思考,发现人物(动物)和他们的行为举止——试着去理解他们的心理。’

  

在一种或另一种程度上,作为观众的人们因为也许看过、经历过或读到过而对人类或动物行为具备一定的意识。因为他们表现出共同特性,即使非常有限,但当我们积累和放大这些表现特性和行为方式,把他们带入屏幕中,并用夸张的方式描述和使其鲜活时,这就会在观众和屏幕角色中建立某种反应热烈的关系——以及带来“娱乐”。

  

我们如何找到角色的细微特性和言谈举止,以及如何设计角色的“生活”,将决定作品的真诚度和它的娱乐价值,我们希望观众在屏幕上看到我们设计的角色时会说“我认识那个人!”(或动作设计的情况是这样)“我不明白那人在做什么,以及他或她在想什么。”列昂纳多 达 芬奇写道:“塑造一个人物要用姿势去表现他的灵魂。一个姿势不是身体的动态,而是灵魂的。”沃特 迪士尼在谈到动作的驱动力时提醒我们:“换句话说,在很多的例子里,动作驱动力就是情绪、个性、角色 的态度——或者所有这三点。”

  

让我们设想自己是哑剧演员,因为动画就是动作表演的艺术。对人类动作行为有全面认知的哑剧演员会以非常简单的动作进行自信的娱乐性表演。在他的动作中肯定有夸张的表现以使他的预想、态度、表达和动作都得以视觉化。

  

挑战人类身体局限的哑剧演员,会尽量夸张他的动作和情感,把作保持在很好的形状,在一个时间内完成一件事,这样就能以准确和简单的方式,最大限度的视觉化他的表演。但是作为动画师的我们,是以线性绘画方式在演绎生活,拥有着在漫画中表现出更强烈情感和动作的机会。要牢牢记住哑剧演员的价值和简约的力量。

  

以下是一些沃尔特提出来非常不错的例子:“动作的驱动力就是情绪、个性、角色的个性。。。。。。”它们是马克 享在记录伟大的米奇侦探里的一段时间所绘的草图。


事实上我们无法创造有关自己的事情,只是运用创造性的力量去激活我们,而且绘画时,我们不是运用左脑去记录事实——而是我们的大脑具有转换能力,能够在一个往昔的学习周期内运用右脑去设计一个事实都基于左脑收集、命名和详细列举的有图画的故事。这是一个表现并且讲述的周期(只要在我们不学习的任何时候)。

  


我们不是在高亮到或生产装配线上浇铸的汽车零部件,而是加满了油,在卡梅尔的太平洋海岸高速路,正朝一家美味的海鲜餐饮行驶的汽车。


你有感觉到知识太有限吗?那位伟大的艺术都是罗伯特 享利说过,每一个知识有限的人都可以画出经典作品来,只要以一种正确(有创意性)的方法运用那些有用的知识。你看过伟大的画家阿尔伯特 瑞德的绘画技巧吗?也许没有。但是当你注视他的画面中海上朦胧的船只和飘浮的幽灵,你就会对戏剧产生兴趣并且对要讲述的故事有感觉。如果这是你想要的事实,那么捡起西尔斯的邮购于。

  

我不是鼓动你放弃人体的学习,解剖学在绘画中是非常重要的工具,但别对自己催眠,认识掌握了人体就可以让自己成为艺术家。

  

如何把自我塑造成艺术家综合了关于人体的基本知识、绘画的基本以及强烈而执著的愿望和急切去表达你的感受和印象的情绪。

  

小提琴家耶胡迪 梅纽因在他事业的顶点开始学习。他非常年轻就在音乐会上演奏而且在十八九岁已闻名于世界。突然他意识到他从来没有上过一堂课——他不知道他是怎么演奏小提琴的(右脑从来没有发现这一点)。

  

他担忧如果依赖灵感来演奏的方法不再有效那么他将不能再演奏,于是他上了一些课程,学习音乐(最后在艺术中运用了左脑)。

  

这并没改变他演奏的能力,但却给了他很多保障。

  

我认为他和大多数天才一样,不知怎么就触及到创作源而且绕开了冗长的学习过程。

  

我手上有一份莫扎特在九岁左右创作的钢琴作品,我练习了很多年还是不能演奏它,他想要表达什么?

  

我学习钢琴很多年也无法明白琴键的调号,大脑的左边毫无感觉,但当我坐下弹钢琴时,灵魂的创意会从指尖流淌并且从音乐中可以听到一些情感的暗示。这是我最关心的,我的草图也是如此。我并不知道胸骨中的肩胛骨,但当带着速写本冒险进入那个世界时,我能够把印象提炼成一帧能够讲述所看到的内容的画面。当我和我妻子去度假时,她总是带着相机,我画速写,她记录真实——我记录真相。转换思维!在flash动画制作创作时,用你拥有的事实去寻找真相!


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
手机扫一扫
扫一扫手机观看